德格
来源:中国景点网 作者:Cssn 发布时间:2008-02-04
   汽车飞驰在康北黑亮的油路上,这片古老的原野,有着期待中的静谧。车窗外,满目苍荒的雪山深情而洁白,佛过草原的细风带着清幽恬然的气息,天蓝得透彻,云低得随手可摘。溪流在在草坡慢慢绕过,轻轻,恬静的流向深远。多情的海子闪烁着深蓝,泛出草原的希望。几百里的路,惊奇与喜悦与你一起走过灿烂的原野。天籁悄然奏着,牧狗声声吠,羊群悠悠鸣,大地轻轻唱。看炊烟在黎明力升起,看帐篷在晚霞中歇息,看踏着露珠走向羊群的姑娘,看带着月亮赶回骏马的小伙。这一切如诗如画,又一并将深情寄予淙淙流水,带着雪山,草原的爱,奔向遥远的大海………
   这勾人魂魄的风景就生长在康定到德格的路上,自然之神的宫殿就在这如画的高原。无须留恋南国的细雨,高原的风寒吹奏着劲健的春之舞曲。无须舍不得杨柳岸的晓风残月,高原的星辰亮得溢彩流金。快催促三菱越野汽车,快踏上格桑花铺满的北去之路,莫愁这茫茫原野看不见火红的报春花,莫愁着亘古土地歌不出开拓的诗篇……
   哦,初识的德格宝地。
   阿须草原的康巴汉
   德格人的勤劳,勇敢,剽悍是名传康巴的。你看,骏马上奔驰的德格汉子抬头不见长发覆盖的脸,那宽阔的胸膛装得下草原,那粗犷的臂膀扛得起大山。凛冽的康巴高原劲风夹着沙土,铸成了无数坚毅、豪放的汉子。他们总是如此坚定、忠诚。
   阿须汉子又那样勇敢不屈,面对岩石群山,风雪雷电,依然建立着美丽的家园,面对凶恶的侵略者,他们从没低下过雪山一样的头颅,鲜血洒满大地,染红了雪原阿须草原,剽悍的康巴汉子,你长长的腰刀斩断了缠绵,你燃烧的血脉把太阳点燃。看落日拌着牧歌飘然而去,炊烟里的茶香弥漫草原。在这温柔与恬然中,谁都能真正体会康巴汉粗犷于挚爱的情感。
   啊,阿须草原的康巴汉子,我仿佛听见格萨尔的马蹄声声,回荡在高原天。
   雪域的另一个世界
   德格,康巴康北重镇。我们的目的地。这座康巴文化发祥地的古城。柔情的金沙江静静流过,雄俊的查崩拉神山身披银装。素有藏文化大百科全书,雪山下的宝库盛名的德格印经就坐落在县城。几百年来,它永远那么神圣,庄严的矗立在雪山旁,矗立在雪域人民的心中。它纯金的的凤凰金顶把太阳渲染得更加辉煌,经幡在风中飞舞,千遍万遍漂出吉祥的梵音,围墙四周嘛尼石上流畅的经文,雕凿细致的佛像,室内古老古老辉煌的壁画,无与伦比的唐卡,酥油花五光十色,油灯星罗棋布。院中浩瀚的印版,广博的藏文化典藏,稀世罕见的珍宝,都是当今世界绝无仅有的。
   虔诚的信徒们一大早就绕着印经院,一辈子都在一步一叩首,将一切付于神灵。他们永不停的转着经筒,念着真言,黑发转成了白发,少年念成了老年,这日月般永恒的虔诚,祖祖辈辈,世世代代,凝集了这个名族的意识,谱写了这个名族的希望。
   不论春夏秋冬,风雨雪霜,印经院里永远都琼香缭绕,瑞蔼缤纷,永远都响着诵经声,永远都祝福着雪域吉祥。
   德格印经院,神秘的世界,艺术的世界。
   在歌舞的海洋
   德格的儿女,能说话就会唱歌,能走路就会跳舞。德格格萨尔艺术团的歌舞中,盛满了德格人的深情。有玉龙拉错的风韵,有雀儿山的雄俊,有林海的涛声,有日月的倩影。有酒的浓烈,火的热情。
   洒脱、劲健的舞姿和沸血一起炽烈燃烧,高亢、悠扬的歌声,与草原、雪山共鸣。酒歌里阿妈祝福的哈达,牧歌中帐篷飘香的酥油,没有夜风肆虐的怒吼,没有尘世长长的烦忧。
   看吧,骏马与太阳追逐的舞蹈,听吧,雄鹰与月亮对唱的歌声。德格啊,踏上你的土地,便融入了歌舞的人群,便融入了欢乐的大自然。这歌,这舞,实在让人心醉。
   拥抱德格
   当大地隆起雀儿山,当峡谷奔涌雅砻江,德格便有了永不衰老的生命与魅力。别了,德格,虽然都市的吸引力不可抗拒,但印经院的辉煌,阿须草原的红柳,玉龙拉错的柔情,格萨尔的传说,怎能失去这片多情的土地。无论茫茫岁月将是渺无涯岸的大海,还是泛梗飘萍的苦旅,在德格燃烧的情永远是沸腾的,留在德格的心永远是真诚的。
   德格,我用虔诚的心,愿你的雪山更壮丽,愿你的草原更富有,愿这颗高原明珠更加璀璨。深深祝福你象奔腾的骏马,跃马扬鞭。
   别了,德格,若有缘分,带上一壶青稞酒,再潇洒走德格。
   阿须草原遐想
   是你在呼唤我吗,阿须草原?
   沿着记忆的路,我又奔向你。
   汽车在高山峡谷中穿行,车窗外的风景令人望而生倦,昏昏欲睡。可能是我生于斯,长于斯的缘故,多了一些深沉,少了一些激动。
   傍着一条雅砻江的支流河,河上时时闪过憔悴的伸臂桥,虽险,毕竟连接了彼岸,泥泞弯曲的路上,不时有朝圣者闪过,艰难的一匍一匐的磕爬在漫漫朝圣路中,不知有几人邃了朝圣梦、但他们却世代执著于此。据说,朝圣者只有到了拉萨大昭寺,便算到达朝圣的目的。
   迎着远山远岭露出一块蓝玻璃般的天,心情豁然开朗,阿须草原在远远的呼唤,牦牛驮着家迁徒,青稞酒、生命、后代,饱经高原风霜的男人女人,一块遮住脸的红头巾红的似火,一件皮藏袍黑的似铁。马背上那些锐利而又平静的眼睛瞩目草原,也许是路太长,岁月太长吧。草原深处关于格萨尔的故事,关于羊和牦牛的情歌,还有温文尔雅,学者风度的巴迦活佛。
   夜里,我和阿须工委主任久久,坐在牛皮垫子上,端着一碗青稞酒,谈着青稞酒一样让人血液发烫的话题,作家紫夫已舌头发硬,任其浓烈的青稞酒液在他血管里奔流,迷糊着血红的双眼倾听着格萨尔与珠牡的故事。
   为什么不唱歌呢、草原上没有歌地酒怎么也喝不下去。斜倚在牛粪火炉边的女主人笑了,久久也笑了,含笑的目光交流在一起。
   柔情的玉龙湖呀
   愿你坚定的等着
   我这东方的太阳
   绕过山头奔向你
   雄俊的雀儿山呀
   愿你坚定的等着
   我这湖边的黄鸭子
   绕过湖面飞向你
   男主人和女主人会心的笑了,神秘而有趣。不用猜,那必是他们共同拥有的一段动人的格萨尔与珠牡的回忆。女主人唱完。满脸羞涩的跑了出去,醉眼蒙蒙的紫夫也跟着站起来,他说他要去湖边看那对温馨的黄鸭子。
   感情像阿须草原一样静静的自由展开,语言以成多余,一片人歌的情愫,在青稞酒里荡漾,起伏流淌,而这歌,这格萨尔与珠牡的歌是无字的,无头也无尾。
   阿须草原之美,在于没有人工斧凿,没有添枝加叶,他与蓝色的雅砻江融为一色,,像一颗晶莹的松耳石,纯朴如初,那队带领着自己众多子女,悠然徜徉在湖边的黄鸭子,又增添了几分草原和谐,带给人无边的遐想。
   再次有缘到阿须草原,解却了久慕的相思,也带回了深沉的思考,只有在阿须草原这样吉祥、如此仙境的大自然中,才能诞生出如此震撼人心的英雄史诗。
   我们都属凡夫俗子,从大自然而来,又复归大自然而去,来前和去后的空间是无限大。
   在阿须我觉得他是一个永恒的世界,是人们最终归宿,尽管这里没有风花雪夜之所,亭台楼阁之地,可是这个由天地铸成,孕育英雄的吉祥之地,自有它的“天然去雕饰”之美。
   阿须草原,诞生英雄的地方,吉祥的群山,多姿秀美的红柳,流不尽的雅砻江,他们浑然一体,又一并将英雄格萨尔的故事,寄托于源源流水,让他带着雪山,草原的神奇奔向遥远的大海
   啊!阿须草原,你这融进我生命的草原,你这属于我生命的草原。
   浮光掠影走德格
   应德格县的邀请,我们以声作家协会副主席益西泽仁,州委宣传部副部长贺先枣为首的一行21人作家采风团,于5月10日离开了细雨菲啡的康定,沿着康北路,奔赴德格召开笔会。
   此次笔会诸君,除我以外,都堪称州内文坛骁将,有发表过十本书的知名作家紫夫,有深沉的诗人列美平措,还有几位前途无量,近年一直饮誉文坛,满腹文章的女作家。一离开康定,他们就灵感顿生,手中的笔不停的画着,口中也常常念念有词,颇多的感慨,颇多的神圣,一个个踌躇满志,眼里充满了自信。
   去年,为创作《雪域骄子·岭格萨尔王》剧本,我去了德格,然而回到康定,至今未写出一篇关于德格,关于格萨尔的文章,心里总觉得对不起德格。这次以另一种身份重返德格,心情却又是另一种平静。也许是年龄的缘故,少了一些激动,多了一些深沉。
   久居康定,天地和心胸是那样的狭小。一过折多山,望着这宽阔的天地,心胸也随着那远山远岭开阔起来。同车的毛桃更是手舞足蹈,亮开了她很久未用过的嗓子,沙哑又锈迹斑斑,与天地和汽车温柔的轰鸣极不相称。但她此刻的心情,我能体会到。
   离开茶马古道重镇。格萨尔爱妃珠牡的诞生地-马尼干戈,翻过海子山,在一处叫三岔河的地方与石渠分路,傍着一条雅砻江的支流河,沿着河边峡谷而上,约一个半小时左右,前方豁然一亮。远山远岭之下,群山环抱着一片开阔的草场。这就是著名的阿须草原。因为这里是格萨尔的诞生地,因为博学多才的巴迦活佛,我们才知道了阿须草原。这里海拔3600米,草原被四周据说是八宝吉祥的群山环抱。雅砻江蜿蜒流过。在这里冲开一片平坦的山原盆地。岸边低湿滩上,生长着一丛丛茂盛的红柳树。远远望去,红柳多姿多态,如一片绿色的雾,与缓缓流过的蓝色雅砻江浑为一体。草原正值初春,草还青黄相间,但草原上已星星点点开满了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小花,把草原点缀得色彩斑斓。甚蓝的的碧空下,成群牛羊悠闲觅食,河滩草丛中不时传来阵阵黄鸭的鸣叫。世界最高格萨尔铜像就塑立在格萨尔纪念堂旁边。这尊铜像就高10.8米,重3.8吨。制作过程花了整整半年时间。据说安放铜像时,德高望重、温文尔雅的巴迦活佛率先为铜像敬献哈达,随后喇嘛们一边走一边绕铜像念经,抛洒青稞酒。与创造格萨尔藏戏的塔洛活佛那样的艺术家相比,巴迦活佛则是另一种性格的人。他博学多才,温文雅儒,身材修长,颇具学者风度,虽为一方活佛,又不拘泥于陈规陋习,待人谦和,和蔼可亲,朋友众多,称得上是一位社会活动家。巴迦活佛凭借他的社会活动能力,在他的推动、倡导、支持下,在阿须草原重新修复了格萨尔纪念堂,成为保存和弘扬格萨尔的重要阵地。
   在巴迦活佛的引领下,我们跟随活佛瞻仰了传说中格萨尔的出生巨石和他幼年玩耍坐过的印迹,并进入纪念堂,瞻仰了格萨尔骑马驰骋的巨像。
   当我们和活佛漫步在纪念堂草坪上时,突然发现纪念堂湖边,有两只肥硕的黄鸭带领着十多只小黄鸭在湖边悠闲觅食。大黄鸭全身呈蛋黄色,到了尾部漫漫变黑,将头探入水里觅食时,黄黑的尾巴朝天不停的扇动,姿态优美,犹如在表演水上芭蕾,煞是好看。小黄鸭却一点不像父母,全身容貌灰白相间,不停在岸边水上跑来跑去。黄鸭看见我们的到来,略显惊慌,不停地呼唤着他的孩子们,告诉他们,还不能和人类接触。据巴迦活佛讲,黄鸭对爱情异常忠贞,如果失去一只,另一只则直升天空,从千米高空直率下来,摔死在大地上。黄鸭的出现,黄鸭的故事,这给我们、给草原凭添几分情趣和大自然的和谐。一路上,除刚看到的黄鸭外,路边草坡上,还常常看到那些肥壮懒散的旱濑,在它们的洞穴附近晒太阳憨态可掬。至于那些似鼠非鼠的鼠兔,更是随处可见。
   夜里,阿须草原异常静谧,星光下的阿须草原更是显出他的风姿。闪着银光的雅砻江在多姿的红柳丛中平静的流过。我和紫夫,贺部长下榻在阿须工委主任久久家里。贺部长和久久是老熟人,他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题。我们围着牛粪火炉,端着青稞酒,贺部长和久久谈着青稞酒一样让人血液发烫的话题。作家紫夫已开始舌头发硬,任其浓烈的青稞酒在他的血管里奔流,睁着充血的双眼倾听着格萨尔与珠牡的爱情故事。
   为什么不唱歌呢、草原上没有歌的酒,喝着真苦涩,我开始了提议。
   第二天清晨,我独自漫步在阿须草原,寻找着两水交汇醇醇响,两岸相对如箭羽,两个草坪如铺毡的写照遗迹,更加发现了阿须草原的壮美,迷人。顿时,我恍然彻悟,只有在阿须这样吉祥,美如仙境的地方,才能写出如此震撼人心的史诗。阿须你这融进我生命的草原,你这属于我生命的草原。
   我们的车队又沿着来时的路前往德格县城。德格县委宣传部长岑康玉陪伴着我们。路上,她的车出了点毛病,我们的师傅降巴停下来帮助修理。天突然下起了大雪。硕大的雪片铺天盖地地弥漫在峡谷中。毛桃看见大雪,欢呼雀跃,独自一人在风雪中跑来跑去,不停的按动相机快照。紫夫和尹向东则踡伏在车上不肯下来,说冷,下雪有什么看头。
   随着地势的升高,冰峰雪岭渐避眼前。在马尼干戈稍事休息,又驱车上路,大约行了五、六里,豁然开朗,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开阔的水面。在群山绿影环抱之中,幽静而妩媚。湖水蓝白相间,让人心旷神怡。这就是因格萨尔爱妃珠牡而著名的玉龙拉错。有西天瑶池之说。明镜般的湖面倒影着四周俊峭危耸的雪峰和青翠苍劲的松林与丛柏。湖畔那些礁石上,铸刻着六字真言,与四周的森林,雪山浑为一体。更增添了玉龙拉错更多的神秘和遐想。据传说,格萨尔爱妃每天在湖边梳妆,等待盼望去北方降魔的格萨尔归来。
   作家们倘佯在湖边,尽情发挥这想象,它们让满腹的灵感在湖边自由飞翔,一个个做沉思状,蹲在湖边礁石上,手托下巴,遥望着湖面与远处的雪山。那神情,活像罗丹的思想者。若是罗丹看见这群或者的思想者们,那该多高兴。诗人列美平措却是嘴里念念有词。连说了好几个啊,玉龙拉错。贺部长说,他去过太多的高原湖泊,但最忠情的还是玉龙拉错,。当年,他曾绕湖转了一圈。紫夫则说,从公路下面的低洼地往上走,第一眼看见玉龙拉错,就该转身,再不能进去了。他想保持心中神秘面纱的玉龙拉错。不管怎么说,玉龙拉错美丽无比的水面,还有那远处晶莹的雪山,四周茂密的森林,湖边随处可见的石上充满神秘的经文,不管你远看,近看,是进入湖边,还是保留神秘,它都美得无比。这自然风光既充满诗情画意,有富有康巴高原特有的高原湖泊的迷人风韵。加上人们赋予它美丽的传说,让人流连忘返。作家康珠说,他想搭个帐篷,在这里住两天。
   与贺部长一起走德格,你更本用不着带向导,他就是一张活地图,他对德格情有独钟,一说德格,他就神采飞扬,眼里放出异样的光芒。他在德格工作期间,走遍了德格的山山岭岭,甚至最偏远人迹罕至的地方,都留有他的足迹。德格的一草一木,一沟一岔,一塔一庙,一人一兽,他都能讲出一段动人的故事来。在他讲述的故事中,我们对德格有了些初识,在他娓娓述说的德格故事中,我们走进了德格。
   德格,在众多描述德格的书籍文章中,都说它是“四德十善”之地,康巴文化发祥地,格萨尔故里,茶马古道重镇,康巴文化的宝库,土司之最等等,让人目不暇接,不知从何入手,好在德格著名学者泽尔多吉先生,他超强的记忆,博学的知识,生动地在印经院里给我们讲述了德格,从他渊博的知识里以及他讲述德格时眼里的光芒,看得出他对德格的热爱和对藏名族文化、历史的高深研究
县委书记龚建忠说,德格目前正在积极实施县委、政府的3219工程,加大基础设施,产业教育的力度,着重抓好旅游、生态产业,积极打造出旅游品牌,如:印经院,阿须草原,南派医药学,德格土司文化等,特别是由县委政府发起的格萨尔千幅唐卡画工程,投资巨大,工程浩大,汇集了许多优秀藏画师集中创作这千幅唐卡,是县委政府大手笔,一项功德无量的举措,一旦面世,将轰动世界,对藏文化的传播也是无价之宝。几个月前在德格县的特许下,我们创作组曾两次去画地看了正在创作中的唐卡画,格萨尔动人的传说故事,都在画师们的笔下栩栩如生,确实让人震撼,而且在对我们创作格萨尔的的大型舞剧上茅塞顿开,取得了历史传说的依据。
   德格,雪域康巴文化的宝库,这里有取之不尽的藏名族文化源泉,走进德格,你就走进了藏名族文化的宫殿,让你眼花缭乱,心跳神迷,走进德格,置身于这片神奇、秀丽土地上,你总觉得是那神奇在远处将你呼唤,是那圣洁净化了你的心灵,在阿须财源,停住脚步,就有骏马奔腾,屏住呼吸,就有牧歌悠远,倘佯在玉龙湖边,总有梦幻飞翔在心间,敞开胸怀,心明如镜,人间烦恼,荡涤无存。
   当大地隆起雀儿山,当峡谷奔涌雅砻江,德格便有了永不衰老的生命魅力。别了,德格,虽然都市的吸引力不可抗拒,但阿须草原那成片的红柳,格萨尔纪念堂湖边那队恩爱的黄鸭,怎能失去这片深情的原野。在德格留下的情,永远是执著的,留在德格的心,永远是真诚的。
   德格,深深祝福你象奔腾的骏马,跃马扬鞭。
   德格,我们用虔诚的心愿,愿你的雪山更壮丽,愿你的草原更富有,愿这颗高原明珠更加璀璨。
   别了,德格,来年若有机会,带上一壶青稞酒,再潇洒走德格。
 
 
 
 
 
 

我要点评(查看条) [我要提问] [发表游记] [补充材料] [帮我们改进]

所有游记

所有提问

所有补充

最新精彩评论:

匿名
评价:
表情: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周边景点: